Fight

Fight

2013年4月26日 星期五


賴清德,你為何刻意造假地將民版鐵路地下化的路線往西移動。 然後再栽贓被徵戶要去拆鐵路西側房屋。身為民選市長,挑撥鐵路東西側市民對立,其心可鄙!

【節錄】 政府其實是在各種社會議題中反覆操弄一種「假對立」的手法,將本可融洽相處的「少數人」與「多數人」的情感,以及本可分頭並進的「保護」與「開發」的利益對立起來。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119/article/215

反台南鐵路東移分享

不必談「將被徵收戶放逐到鳥不生蛋的南台南站的"優惠照顧"」, 請賴市長先解釋「為何擅將自救會版之永久軌西移, 再栽贓自救會版要拆西側民地?」, 「身為市長, 為何要挑撥人民對立?」


Kevin Chen發佈至
台南市鐵路地下化專案照顧住宅方案基地,位於「南台南副都心」生產路南側,未來南台南站車站就在對面---現在我們上一代與這一代生長居住在鐵道旁被迫拆遷,但若往後的將來南台南佔車站旁要擴建或怎樣,我們往後的一代也會將面臨第二次被迫拆遷的命運,所以,我們應該堅決反對這樣的安排,應該堅持建議要拆遷,東區換東區(平實營區中華路),非東區換南區(生產路)

陳致曉

我在台南家,現在午夜兩點多。
爸爸失眠起來吃藥。
我跟賴清德不共戴天。

鐵道藝文季


如果成就一座城市終將伴隨一群少數人的犧牲,
他們絕對值得我們的尊重,與善待,
他們的苦痛,必須由我們一起承擔。
[六合吉祥]
如果成就一座城市終將伴隨一群少數人的犧牲,
他們絕對值得我們的尊重,與善待,
他們的苦痛,必須由我們一起承擔。

3/23~3/24
鐵道藝文季
/台南青年路鐵道旁 kinks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44070269095838/


請關注台南鐵路東移迫遷爭議:
https://www.facebook.com/FanTaiNanTieLuDeXiaHuaDongYi?fref=ts

2013年4月19日 星期五

【原地重建樂生,立即協調遷廠】 4/19 樂生文化部/中山堂行動


【原地重建樂生,立即協調遷廠】
4/19 樂生文化部/中山堂行動

(一)文化部行動
時間:4/19(五) 早上9:50
地點:文化部(臺北市北平東路30之1號,善導寺站6號出口)

(二)中山堂記者會
時間:4/19(五) 下午4:50
地點:中山堂(臺北市延平南路98號,西門站4號出口)
--
3月16日,我們在凱道上一同扛起茆阿伯親手作的王字形大樓模型,這是樂生的阿公阿嬤們對於院區生活的想念,以及重建樂生的殷切盼望;我們扛起這個模型,也是扛起他們的希望。

明天早上,導演侯孝賢、作家朱天文、朱天心和鴻鴻,以及中研院民族所丘延亮教授將與樂生的阿公阿嬤們將被拆除的院舍貼回院區地圖,表達「重建樂生」的堅定訴求;

下午在「行政院文化獎」頒獎典禮結束後,侯導也將以本屆得獎人的身分,與我們在中山堂前一同召開記者會,要求文化部乃至行政院必須協調各部會,協調遷移新莊機廠,積極介入保留樂生,進行「原地重建」規劃!唯有原地重建,才能保存樂生一直以來的生活歷史、文化意義。




分享了潘孟安「生命因為堅持才有美麗的色彩」的相片。


我們也想告訴總統,
人民也有家,人民也習慣,住在老家。
我左手邊的這位徐小姐
從總統府、監察院、行政院、內政部、縣政府…
能陳情她都去了,奔波了幾年,
拜託、陳情、抗議…能做的 都做了
為了什麼?

為了她的家

政府像強盜一樣,佔了她們的家
政府像怪獸一樣,拆了她們的家
假借居住正義的大帽子
興建所謂的『合宜住宅』,

但是A7站總共開發236公頃土地,實際蓋合宜住宅只有10公頃
其他226公頃不是釋出給財團就是準備蓋商場,
馬總統的母親到現在都沒有去住總統官邸,
原因是,她說,她習慣住老家,那是她的家。

我們也想告訴馬總統,
人民也有家,人民也習慣,住在老家。




2013年4月15日 星期一

青年路老建材行的 歷史記憶-葉家 


    青年路老建材行的 歷史記憶-葉家            2012年12月12日
                                 陳佳佳
    人的歷史記憶值多少?歷史記憶是看不到,摸不著,難道它就只能隨著時代的變遷成為博物館裡的文物了嗎?
    不,歷史記憶是活在我們的生活中。生活經驗會成為回憶,而回憶也是成為我的一部份,若是將歷史記憶硬是從這地遷移到那地,這不僅是遷移,更是一個可怕的資產破壞行動。破壞的不只是建築本身,也破壞了珍貴文化傳承的基礎,沒有了在地的文化基礎,再多的改建及現代化只是突顯成為人的悲哀。歷史記憶必須用轉化的方式,口述或畫筆等方式,在每個時代被看見,被尊重,被重新詮釋。
  
    第一次走進了青年路老建材行。常常因前往火車之便,通往騎樓之下,但是,從未發現葉家的-歷史記憶。葉家老奶奶住在這裡五十年了!即使她的二兒子在東門圓環附近執業,家人感情融洽,她還是想要住在青年路老店,這是與先生一起奮鬥的根基啊!葉老太太年八十歲,生活起居很簡單。四點多起床到彌陀寺的早課,與熟悉的市場,攤販,老鄰居分享喜怒哀樂的生活,但是這五十多年的歷史記憶就是這樣繫住葉老太太的一生。老台南的變遷,老台南的記憶,老台南的感情,都在她的心思中成為人生最重要的事。即使葉老先生過世了十多年,這裡的歷史記憶是她的精神支柱。因為鐵路東移的方式,葉老太太的歷史記憶將會被切割,老太太無法適應新的改變,每日都需伴以安眠藥來入睡,擔心「家」不見了,讓她心神不寧。
  葉老太太的二兒子和二媳婦,在訪問過程中,因著母親因著老家將不保的擔心害怕,心感不捨。這裡也是陪伴他們成長的記憶。他們全家都是老台南人,政府曾經傾聽老台南人的想法嗎?知道他們對古都的記憶和期待是什麼?台南是因為先有了城才有了路,高雄是先有了路才有了城。已經有台北和高雄大城市的建築風格了,台南不需要去模仿大城市。到底要如何來尋找台南的味道和特色,政府一定要和居民做良性的溝通,城市不是政府的,城市是公共財,是市民的!如果配合政府的發展,要拆除四百多戶的民宅,這一大片空間到底要做什麼?曾幾何時與當地居民討論及溝通過了呢?二媳婦表達她內心的想法,台南需要共同維護文化資產,以及轉化最寶貴的歷史記憶-居民的口述歷史資料,成為台南的文化資產。發展真正的台南文化,是要與居民共同創造的!今年八月前,居民還不知道政府已悄悄作了進行許多程序,也通過環評!到立法院申請訴願,還因為「尚未有受害的事實」(房子還沒有被拆)之理由,被駁回。住在其他區域的台南市民,也有不同的想法。但是誰有耐心聽完整件事的始末,再來作判斷和關心。也有積極關心此議題的市民,對於抗議行動中不少年長居民在當中,感到不捨,認為自救會把老人家當成了工具!但,這也是他們的家園,為什麼不能出來捍衛自己的家園。自救會會長太太,蘇太太說,誰想要與政府對抗,我們本來都在家裡享天倫之樂,誰願意每日提心吊膽,擔心小孩和老人家無法承受這樣的壓力。這樣的心情,有誰來傾聽!葉老太太的二兒子無奈的說,他終於可以了解為什麼在新聞中總是看到有人為了求情而跪下,爭取曝光率,為著不公義之事來奔波的心情,他完全能夠體會。因為從事發到現今,完整且忠實報導的媒體實在少之又少!在訪問的過程中,伙伴們詢問下一步的行動是什麼?自救會會長抱著一大疊宣傳單無奈的回答,不知道?真的!沒有人知道下一步要怎麼做,政府沒有誠意來與居民溝通和協調,居民投訴無門!這是千真萬切的事實。若我們沒有走進居民的生活,請不要說,我們什麼都懂,什麼都可以不加思索的判斷是與非。最後,自救會長太太說,「我還是相信市長,我看到他有做事情才投給他的,政府不是為百姓服務的嗎?我真的相信!但…。」多少的心酸又化成一個個勉強的微笑。

    保留歷史記憶竟然無法敵過現代化科技的發展,這真是令人痛心!不知道拆除鐵路東移的機具何時將進入社區?但是,住在這個土地的人們只想要保留歷史的記憶,這不單是全台南市的資產,更是全世界不可或缺的寶物。即使被稱為古都的台南,是曾被不同殖民者所統治。但是,古都的任何一景色,都訴說著人民與歷史溶為一體,這是活著的證據,活著的痕跡。歷史記憶容易建立嗎?不,太難了,它需要時間,需要沈澱,需要重新詮釋,一代一代傳下去。建立耗時百年,摧毀只需一個政策,我們能不再次好好的思考嗎?

2013年4月14日 星期日

2013年4月6日 星期六

現今那些對抗折磨、貧窮以及歧視的人不是偉人或是超級英雄。 
他們是一般人:孩子、母親、父親、老師、自由思考並拒絕保持沉默的個體, 
他們了解「人權」不是歷史課。 
它們不是紙本上的字句。它們不是演講或商業廣告或是公關活動。 
它們是我們身為人類每天要做的選擇。 
它們是我們大家為了互相尊重、互相幫助及保護那些身處危難之中的人,所共同負擔的責任。


2013年4月4日 星期四



[轉貼 張釗維 的留言]

以前的民主教育是「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
從二十世紀末的十四十五號公園,到今天的華光社區,(再加上文林苑、地下社會。。。等等),我們必須面對一個問題:
如果少數無法、也不願溶入多數(不管是因為主觀意願還是客觀環境),甚至少數抵死不服從多數,那怎麼辦?
用暴力把那不服從的少數抹除嗎?
這十多年走下來,我們正面臨民主能否升級的關鍵時刻。

Note: 今日華光, 文瑾也在場.
03/27 am10:55

群眾的正前方現在是多達一百名的保警,準備清場。徐亦甫提醒在場群眾,如果被警方驅離,請設法先回到「小林電機行」集結,再採取下一步行動。

03/27 am10:40

警方依《集會遊行法》第一次舉排命令群眾解散。聲援學生針對「行為違法」的告示痛批「違法的是法務部!」台電正在現場進行斷電工作,聲援群眾及學生手勾著手、平躺在地,以肉身阻擋警方及拆除公司,並持續高喊「反迫遷,要安置」。

03/27 am10:03

時間已逾10點,警方尚未有動作,現場高喊「執行法官,出來面對」;依照《強制執行法》第10條第3項,「實施強制執行時,如有特別情事繼續執行顯非適當者,執行法院得變更或延展執行期日」,現場群眾也要求執行法官應暫緩執行拆除。

陳穩如再度回到現場發言,要求林武在30分鐘內自行離開,表示將在30分鐘後開始強制執行動作。

※即時報導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3451

何謂人權? Human rights?

現今那些對抗折磨、貧窮以及歧視的人不是偉人或是超級英雄。 
他們是一般人:孩子、母親、父親、老師、自由思考並拒絕保持沉默的個體, 
他們了解「人權」不是歷史課。 
它們不是紙本上的字句。它們不是演講或商業廣告或是公關活動。 
它們是我們身為人類每天要做的選擇。 
它們是我們大家為了互相尊重、互相幫助及保護那些身處危難之中的人,所共同負擔的責任。


http://blog.youtubelearn.com/the-story-of-human-rights/

人間異語:專業沉淪 台灣變蠻荒社會


反台南鐵路東移分享

Q:最近台南鐵路要地下化東移,一千多戶居民家要被徵收,為何你要去幫他們?

A:台南太遠,他們來找我時,我原想拒絕。但有個居民提及也有個當工程師的爸爸,他說他爸成大畢業,一輩子在台南做水庫跟埤塘。我覺得這社會不管是工人或工程師,認真服務的人都該被尊敬。但工程師的好,只有工程師看得懂,我心想,他在兒女心中既然這麼好,我該去看一看。
我到台南跟他聊,知道他是很優秀紮實的工程師,這樣的人為社會奉獻一生,晚年卻面臨家要被徵收,我很不忍,於是跟個鐵路工程專家合作,找出可以現有軌原址地下化的方案。
市府團隊表面說願意跟居民溝通,卻不去了解我們方案內容,說我們方案會拆到西側房子,刻意製造東西側居民對立,根本不是事實。
其實市府一開始就接受鐵工局方案,如果為了土地漲價後的利益,要居民犧牲就明說,不要用表面的審議民主來消費他們。
幫這些人,是因我看到專業沉淪,台灣專業人士要有個體悟,如果再不理會各領域專業倫理被摧毀,這社會跟蠻荒沒兩樣。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30404/34931029/

2013年4月1日 星期一